20050728 子宫颈抹片检查筛检品质在哪里?!(新闻稿)

发布时间:2020-06-04

「每年做检查还是得癌症!

子宫颈抹片检查筛检品质在哪里?!」

日前,报载一位妇女年年作子宫颈抹片检查,今年五月抹片正常,却在七月发现得了第二期子宫颈癌。该名妇女去年是在卫生所做检验、今年则在长庚医院的巡迴车作检验,她认为问题出在抹片是由护士取样的缘故,但两个採检的机构均否认是由护士取样。国民健康局对于此一罗生门事件的解释竟然是抹片检查都会有「伪阴性」或「伪阳性」的可能,并建议妇女自己去调查原因。国民健康局没有表达主动调查的态度,让人深感遗憾,而提出「伪阴性」/「伪阳性」的说辞更是难掩其未尽监测子宫颈抹片品质的责任。

 黄淑英委员表示:子宫颈抹片检查的成效和医师取样技术(抹片是否可以判读?)、检验师/病理医师判读抹片能力(伪阳性/伪阴性的比例?)以及取样的妇女生理时间点(月经后的10-20天内)有关。台湾施行子宫颈抹片筛检已有10年,卫生署对于子宫颈抹片筛检一直没有积极的品质监控机制,亦即,医师取样的良率(抹片是否可以判读)及各检验单位抹片判读的準确度并没有定期、完善的监测。因此,当我们有一个「阴性」的抹片结果时,我们不知道是否可信?再者,为了提升筛检率,常忽略取样适当时间点的重要性,这也影响了抹片的检查结果。

 台湾女人连线秘书长蔡宛芬则针对台湾妇女长期以来对于子宫颈抹片筛检的品质有相当大的疑虑与不信任。政府为了提高子宫颈癌的筛检率,提出了各项「便利」的到点筛检方式,例如:巡迴车、在社区活动中心、学校活动中心,但这些筛检空间让妇女感觉非常的不舒服、不安心,连带地妇女对于检查的结果也常常出现不信任的态度。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没有看到国健局有任何的说明,而把他当作是一件医疗纠纷在处理,其实是让妇女更为不安与焦虑!

 另外,我们肯定国健局想要提高筛检率的用心,但是到点筛检的服务对于医疗资源不足的地方确有需要,但在医疗资源丰沛、三步即有一家诊所的大都会—如台北市还需要吗?

 黄淑英立委也表示:为了促进子宫颈筛检的成效,卫生署以「经济诱因」提高子宫颈癌前病变的发现,施行「全民健保子宫颈癌医疗给付改善方案」,2004年起,在健保给付中增加「新受检个案发现费」及「癌前病变发现费」的项目。其中「癌前病变发现费」是指,医师每发现一位新的癌前病变病患,健保局将会多给付1250点。健保局此种奖励方式,不但是捨本逐末、逻辑错误、更是将「医生的快乐建筑在妇女的痛苦之上」。试问,这样的诱因能有效改善医师取样的良率吗?能够减少检验单位判读的伪阴性吗?此外,发现疾病是医师的责任,有病没发现是他的过失。当我们「必须」以「经济诱因」奖励医师尽其应尽的责任时,是否意味着当前医师的品质普遍不良?医师,你们为什幺不生气?!

 此次的案例,并不是近2、3年来唯一、二的个案,它再度引起社会对于子宫颈抹片筛检品质的关注。我们要求卫生署:

    1、 成立专案小组主动调查此次事件的原因

    2、 重新检讨「全民健保子宫颈癌医疗给付改善方案」,并提出有效提升子宫颈癌前病变发现的办法

    3、 建立子宫颈抹片品质监控机制,并公布各病理检验单位的抹片检查伪阳性、伪阴性的比例

      子宫颈抹片检查是早期发现子宫颈癌前病变相当重要的筛检方法,欧美各国无不致力于提升筛检品质,以真正发挥筛检的成效。我们对于卫生主管机关努力提高台湾妇女筛检率的用心与努力亦表示相当的肯定,但是,我们还是要再次地呼吁:如果没有完善的品质监控机制,光是提高抹片的筛检率是无法确切保障妇女的健康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