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人生最简单的方法:每天挑战一项初体验吧

发布时间:2020-07-12

作者:露安坎恩(Lu Ann Cahn),现为NBC美国费城WCAU电视台资深记者。她曾遭遇乳癌、肾脏癌、溃疡性大肠炎等疾病的打击,却始终保持乐观,不断创新自己的生命视野,因此于2013获得「全美女力奖」(Power Women 2013)。

(编按)

我们小的时候,日子里充满了初体验;在我们长大成人的岁月过程里,仍然不乏新鲜刺激的体验。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人生的初体验乾涸了。学校忙了,工作多了,要养家、要带小孩,还有无数的重任,每天朝九晚五,日子渐渐安逸,去的地方就是那些,朋友就是这几个,工作再怎做也不过如此,东西吃来吃去不出那几样。

作者露安坎恩有一天突然发现人生陷入困境,日复一日又停滞不前,最惨的是连自己也不喜欢自己。于是她决定每天挑战一项没做过的初体验,持续一整年,寻找人生的意义。

想要改造人生、找回活力,不需要做什幺惊天动地、赌上性命的大事,只要从小事情做起,渐渐你就能像孩子一样,看什幺都觉得新奇。一起跟着露安的脚步,重新生活吧!

挑战跟陌生人说话:和世界做朋友吧

身为记者,上前跟陌生人搭话是家常便饭。好啦,其实我身旁还跟了个摄影师,手里还抓了支麦克风,但这样也算是单独找陌生人说话吧?老实告诉你,差远了!跟陌生人攀谈比想像中困难多了。

我选在费城的黎顿豪斯广场挑战这个「初体验」。黎顿豪斯广场是一座城市公园,位在费城最高级的地段,周围露天咖啡厅和高档精品店林立,如果天气晴朗,更是汇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艺术家架好画架,在喷泉旁边写生。大学生背着乐器在演奏,年轻的夫妻带着孩子在草地上躺卧。西装笔挺的高级主管坐在长椅上,或是看报或是吃午餐。富翁和游民同坐一张长椅,有时真分不出来谁是富翁、谁是游民。

我逛遍整座公园,想找寻攀谈的对象。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人有能力让别人感到彆扭,整座公园竟然没有半个人跟我四目相接,只要我一靠近,大家似乎就显得特别忙,不是聊天聊得更起劲,就是看书看得更专心。我在公园的中央步道来回折返,突然眼睛一亮。

他是一位老绅士,非裔美国人,头髮有些凌乱,衣衫略微不整,脚边散着几只购物袋。看来看去,整座公园就属他跟我最不像。我猜他大概是游民吧,但也不敢一口咬定。

老先生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发呆,我一边考虑要不要在他身边坐下来,一边感到紧张。万一他是疯子怎幺办? 万一他不想跟我说话怎幺办?我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心里老大不自在,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下来。

「嗨!天气很好耶!」

除了问候天气,我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还可以跟他说什幺。没想到他一听,整张脸都亮了起来,还露出大大的微笑,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天气真的很不错。」

于是我们就聊了起来。

他说他叫吉姆。我问他是不是常常来公园。他说是啊,他太太去世之后就常常来。他和太太结婚二十八年,一直就住在附近。才聊几分钟,我就确定老先生绝非游民,但他看起来很寂寞,而且有点茫然。

老先生说自己以前是投资银行家,太太也拥有自己的事业,夫妻俩曾经一同环游世界。「我好想念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念她。」他太太生前曾经写诗送给他,他把其中一句背给我听:「不要承诺永远。爱我,今天。」

「容我冒昧请教?她怎幺了?怎幺过世的?」

「乳癌过世了。」

我顿时心生同情,原来,我们不像我想的那幺不一样。

「我很遗憾。我也得过乳癌。三十五岁那年诊断出来的。」

吉姆看着我,似乎一时难以置信;接着他别开脸,告诉我更多他和他太太的点点滴滴,还不止一次问我:「妳怎幺会跟我搭讪?」

我告诉他:「就早上醒来,突然想找陌生人说话。」

他哈哈大笑,接着问:「为什幺找我?」

我说:「不晓得。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你的长相,觉得你很友善。」虽然我撒了个小谎,但是他看我的眼神,彷彿我是天上派来的天使。

因为我打破了沈默,让他的人生热闹了几分钟。

我因为聊得太起劲,竟然忘了拍下要放在部落格上的影片,一直到快要聊完了,才问他能不能录下一小段跟他的谈话。我问他通常都坐在哪里?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他说等天气暖了,他会更常到公园来。

自从那次巧遇之后,每次经过黎顿豪斯广场,我都会寻找那位老先生的身影,但却再也没见过他。若非录下他的身影,我大概会怀疑他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但他却那幺地真实又那幺的忧伤。不过,我想这段短暂的交谈,都让我们的人生更加美好。

你要说这是缘分也好,是巧合也罢,但冥冥之中我和那位老先生注定要谈话。这点醒了我:其实人跟人之间没有想像中那幺不一样,只要用心倾听,必定会发现共通点。我们往往因为害怕或者偏见所以只敢在心里说「哈啰」。

挑战跟陌生人说话,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挑战坐轮椅过一天:一起让世界变得更无障碍

二十岁那年,有位朋友因为一场意外必须终生坐轮椅。她是个社运份子,四处争取无障碍空间,还常常说我只是「暂时肢体健全」,随时可能遭遇不测而终生瘫痪。我后来一直没有忘记这个说法,儘管我总是不愿意去想这件事。

这大概是我为什幺抗拒甚至害怕坐轮椅吧。我虽然不迷信,但总觉得假装残废无异于跟命运开玩笑。

可是,费城的多发性硬化症(MS)协会执意要我一试。那时适逢美国残疾人士法案通过二十週年,MS协会晓得我在尝试没做过的事,他们希望找个记者来宣传一下,因此极力说动我:「多棒的挑战!在轮椅上过一天耶!」

「我这样假装残障,会不会冒犯到其他真正坐轮椅的人?」我问。

MS协会向我保证:坐轮椅非但不会得罪人,反而是释出善意的表现。既然人家都这幺说了,我也不好再推辞。

当天MS协会派了一个代表来协助我,他名叫佛莱.舒瓦兹。佛莱中年患病,半身不遂,加入MS协会,已有八年坐轮椅经验。

我跟他约在电视台碰面,他把他最轻便小巧的轮椅借给我,自己则在旁人协助下坐上本电视台最老、最重、最吵的备用轮椅,然后示範如何操作轮椅给我看。等他确定我会前进、后退,我们便正式上路。

起初半个钟头轻鬆愉快。我想不通自己到底在担心什幺!我彷彿新玩具入手,一路从大厅推到自助餐厅,不但搆得到柜檯上的咖啡,也能搭电梯到新闻编辑室,还能找到无障碍坡道带我上上下下。这我行的。没问题。

这时一切没问题,因为我还没有坐着轮椅执行职场工作。等我开始坐着轮椅工作,难关便接踵而至。以前我总是不假思索,直接推开电视台里一扇又一扇厚重的门,但现在坐在轮椅上,要怎幺撑住门?没办法,一定得请人帮忙。我顿时觉得事情不在掌控之中,变得需要依赖旁人,而且跟同事说话都要抬头,觉得自己好像小朋友。

播音室里缆线满地,阻挡了我的去路。我的轮椅推不进採访车的车库,也没有升降梯协助我进採访车。

几杯咖啡下肚后,一阵内急,我这下就可以去测试一下我们公司的无障碍厕所是不是真的无障碍。我笨手笨脚地把轮椅推进洗手间,感觉很像在路边停车(不巧我路边停车技术超差),接着撑着扶手上下马桶座也非常考验技术,我使劲吃奶的力气把自己撑上马桶座,又使劲吃奶的力气把自己撑下来。一点也不好玩。

真正最困难、最可怕的状况,是离开了电视台的环境。佛莱在前面带路,我推着轮椅出了电视台,接着爬了一段缓坡,手已经快没力了,但是最可怕的还在后头。

我跟佛莱一起等红绿灯,準备穿越四线道的市民大道到对面买东西。绿灯一亮,我立刻死命推进轮椅,赶在红灯之前穿越马路,一路上慌慌张张,差点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绊倒,还被司机按喇叭臭骂:「别挡路!」

我推轮椅的速度确实太慢,但大家怎幺这幺兇? 我觉得自己好渺小,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回想这几年来,我看过多少附近复健中心的男男女女推着轮椅,穿过这条马路到对面的购物中心买东西。我从来没想过,为了浅嚐独立自由的滋味,竟然需要花这幺大的力气和勇气。

最后东西当然没买成。佛莱看我吓得六神无主,倒也处之泰然,早就见怪不怪。他说凡事都是练习生信心,坐轮椅也不例外,但我只想平平安安待在电视台。

我并没有坐轮椅坐一整天,只坐了三个小时,却让我大开眼界。我如释重负走下轮椅,心里充满感激,告诉自己刚才这只是考验,我的生活依然如常。

我把轮椅还给佛莱,他双手一撑,静静坐回轮椅上,没多说什幺,也不必说什幺。

那天无论我遇到什幺问题、什幺烦恼或是截稿的压力,在我眼里都变得微不足道。我一直以为自己很体贴残障人士的需要,想一想真是心虚,其实我什幺都不晓得。这次坐轮椅的经验只是浅嚐坐轮椅闯天下的滋味,却已经够我受的了。

这下我总算明白MS协会的苦心。那天过后,一连好几天我都用坐轮椅的眼光看这个世界,不论走进什幺空间,我心里都会想:如果是坐轮椅,我进得来吗?在超市看到坐电动轮椅的人搆不到东西,我也会问,需要帮忙吗?

是我以前没注意到吗?还是我故意不去看?只因为我不愿想起朋友说过的话:有一天我可能也需要坐轮椅,我只是「暂时肢体健全」而已。

我虽然希望我的看法彻底改变,但我们的大脑总是有办法回到安全地带。光是要逼自己去体验不愿遭遇的事已经颇费功夫,更何况要把这个经验牢记在心。坐轮椅过一天虽然很不简单,但我希望大家都能体验看看。如此一来,相信这个世界会更和善、更无障碍。

其他类似的挑战还有:

.矇眼睛体验盲人的生活。
.戴上耳机,体验听力受损的感受。
.请残障朋友让你体验残障的生活,就算只是几个钟头也好。

用粉笔在车道上画画:再遇见心里的小孩

在车道上画画非常随性、非常孩子气、非常有生命力,儿时的涂鸦就是这样,不是吗?小时候,我必须徵求大人许可,才能用各色粉笔改造车道。经过我的巧手发挥,车道上布满了我的「杰作」,画满花儿、彩虹、爱心和跳房子图案。

但是,长大之后,我看着自己买的彩色粉笔,却感到力不从心。我允许自己在车道上大肆作画,却不晓得该画什幺才好。

小时候的我们当然不会犹豫,反正画下去就对了,不必担心邻居的眼光,想到什幺就画什幺。记不记得你当时忘记时间、跳脱空间,觉得自己正在柏油画布上彩绘旷世鉅作?

我乾瞪着车道一会儿,思索所有可能,做了个大人的决定:行销。用车道来行销。初体验中的初体验。结合粉笔彩绘和车道广告。真是天才!我心想。我开始在车道上写下网址:OneYearOfFirsts.com。

事不凑巧,我发现我的绘画技巧跟小学的时候一样糟。才刚画不久,我的车道看起来就像被小毛头画得乱七八糟似的。我完全没想到车道行销这幺耗粉笔又那幺佔空间,好些字母都挤成一块,比其他字母来得又细又扁。太迟了。虽然很想放弃,但我不能半途而废。

我在车道上又是弯腰又是趴跪,花了好几个小时,加快速度把那串高一点五公尺的字母画完。你不难想像无数路人的眼光向我扫来,有些是在附近站牌等车的路人,有些是开车经过的驾驶。我笑了笑,但我该怎幺解释这荒谬的行径?索性别解释,默默承受那些像在看疯子的眼神。

不过也没差,因为过不了多久,我开始神情恍惚,想着大家都在墓碑上写些什幺。真是怪了。我怎幺会想到那里去?也许是因为我当时也是在石头上写字吧。因此,我认定我是在立「生前碑」。大家都在生前碑上写些什幺呢?(我发誓我真的没嗑药。不过粉笔灰倒是吸了不少。)我一边画,一边想重新来过,把整个网址抹掉。都已经是大人了,写之前也不先润饰一下。怎幺不写一些比较励志的东西呢?

写完之后,我从屋内往外看,有些遛狗的人经过停下脚步,想看看地上写的是什幺。那字实在真够潦草了。

几天后下了一场雨,把车道上的粉笔字迹全都沖掉。老实说,我鬆了一口气。小时候看到我的得意杰作(小马和向日葵)被雨水洗掉,我的反应可不是这样。但我想通了:粉笔彩绘最棒的地方在于车道总会恢复乾净,一切又可以重新来过。车道永远在等待下一幅「旷世巨作」和「生前碑讯息」。

我们这辈子犯的错大多不是永久的错,通常都能设法弥补。我们小时候就晓得这个道理,长大之后却忘记了。有时候重新来过只是想起当年那场雨,于是拿出粉笔,再画一遍。

其他类似的初体验还有:

.用手指作画。手指画真的可以治百病。快点试试看。玩得愈髒愈好。
.玩黏土、捏陶土或是玩麵团。
.找本着色本来着色吧。记得着色本吗?现在市面上还买得到喔。

还想提醒一句话:

你还在等什幺?不要害怕失败!不要害怕遭人拒绝!顺从内心的想法!你明明晓得如果老是觉得挑战太冒险、太尴尬,就只有坐失良机的份,因而丧失人生的趣味和热情。尝试新鲜事才能挑战你的极限、突破你的恐惧,借此帮助自己走出困境,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行。

在纸上写下你心中大大小小的恐惧,相信你自己——相信你最好的自己,然后着手将纸上的恐惧一一击破。

书籍介绍

《365个初心体验的一年:每天做一件新鲜事,我的生命充满惊喜与活力》,远流出版
作者:露安坎恩(Lu Ann Cahn)

从今以后,你不用等别人来改变你无法改变的事,只要你今天做了跟昨天不一样的事,改变就在眼前。

改造人生最简单的方法:每天挑战一项初体验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