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中心比监狱“自由”‧囚犯工作学艺‧下班返回牢房

发布时间:2020-07-12

改造中心比监狱“自由”‧囚犯工作学艺‧下班返回牢房(彭亨‧关丹22日讯)监狱不再是黑牢,180名囚犯被关进设于关丹10哩军营内的一座另类监狱后,不再像一般囚犯般长年被监禁在暗无天日的监狱内,而是不时被狱方安排“出狱服务”,包括在监狱41公里範围内的地点参与大扫除、布置婚礼场地等工作,一方面可让长期被禁锢的囚犯偶尔步出监狱呼吸“自由”的空气,另一方面也可让囚犯学习一些手艺及赚取少许工资,以免他们成为国家的负担。在这项全新措施下,被安排外出工作的囚犯可像一般员工,每天在外工作8小时,待“下班”后再返回牢房休息。各地建社会化改造所此外,一些囚犯则被安排在军营及监狱内负责打扫、维修建筑物、美化、剪草,或从事农业及畜牧业等劳改工作。政府是为了让囚犯掌握一技之长,以便他们将来出狱后可立即融入社会,逐步在各地兴建“社会化改造中心”,以把被判监一年以上或刑期不超过24个月的罪犯,还有即将服刑届满的重犯送到中心改造。继柔佛州居銮玛哥打、吉打亚罗士打督加莱、金马士赛西拉祖丁军营和吉兰丹督拉那士英雄村军营的“社会化改造中心”启用后,今年7月15日在监狱局与国防卫队的合作下,第五间位于彭亨州关丹十哩军营内的“社会化改造中心”也正式投入操作。佔地3.5公顷的改造中心由军营管辖,可容纳200名改造者,他们分批被安置在4间寝室里。不过,中心目前共有180名改造者,其中9人是华裔。须接受再教育课程《》记者与其他媒体日前受到邀请到改造中心参观,以了解囚犯接受改造的过程。改造中心副指挥官卡玛鲁查曼受询时说,这些被“遴选”到来中心接受改造的囚犯很喜欢当地的环境,毕竟他们享有的自由活动空间比一般监狱来得多。“他们无需一天到晚被关在牢房内,一点自由都没有。我们除了会安排他们做些日常工作外,也会安排他们到中心41公里的地方参与大扫除或在婚宴上帮忙排座椅。”他提到,在这项计划下,当局规定改造者需参与“人类发展规划纲要(PPI)”的课程接受再教育,以免他们出狱后与社会脱节。10人一组官员1对4监督彭亨州关丹10哩军营“社会化改造中心”副指挥官卡玛鲁查曼说,每逢安排改造者离开中心到外工作时,他们会分成10人一组,即8名囚犯、一名官员及一名军人,并由官员及军人以1对4人的方式监督改造者工作,以防他们逃走。“中心目前共有16名官员轮班,工作时间从早上8时至5时,另外有8名军人24小时监督中心範围。”可与家人近距离相聚一般上,家人到监狱探望囚犯时,囚犯只能被关在会客室或隔着玻璃与家人聊天,但“社会化改造中心”可让囚犯与家人近距离相聚,囚犯还可触摸孩子。改造中心副指挥官卡玛鲁查曼说,该中心每週六、日都会开放两天让亲属到来中心探访改造者,时间从早上8时至下午5时,每次可以允许6名亲友探访改造者,每次45分钟。工作兼上课生活充实◆改造者一:阿文◆罪名:拥毒◆刑罚:坐牢8年来自霹雳州太平的48岁男子阿文是于2007年因拥毒罪而被判入狱8年,先后在太平及槟城威南爪夷监狱服刑,3週前,他才被送往关丹10哩军营的“社会化改造中心”。他说,和过去两个不见天日的监牢相比,改造中心让他有如恢复自由的感觉。“虽然同样被关,但却很自由,在这里我们就像平时那样,从早上8时工作到晚上6时,还有工资可领,又可以在狱中上课,生活很充实。”提及不堪回首的过去,阿文说,他因一时把持不住,学人吸毒品,结果断送自己的前途,迄今他仍感到后悔。“我是石膏头手,时常要带着工人到处装修,因人在外地人生地不熟,加上无聊,不就学人家吸大麻,结果换来的是8年的牢狱之灾。这些年来,我一点自由都没有。”在扣除假期后,加上行为良好,阿文目前只剩下13个月便能脱离牢窗之苦,他希望社会能再次接纳他,给他机会。“我本来就有一技之长了,所以不怕出狱后找不到工作。”他奉劝年轻人要珍惜自由,勿行差踏错,一个人的自由是一个非常可贵的。狱中学技能获益不浅◆改造者二:罗伊◆罪名:贩毒◆刑罚:坐牢2年8个月来自霹雳州怡保的罗伊(40岁),在改造中心学会喷漆、木匠和裁缝的技能,令他获益不浅。“起码坐牢没有浪费青春,回想当初的自己吊儿郎当不做事,现在反而在监牢学到很多技能。”他说,去年1月他因为要赚快钱铤而走险去贩毒,结果被警员发现,将他依法查办,被判坐牢2年8个月。“铁窗日子让我失去了自由,也让我体验自由的可贵。”后悔交损友断送自由◆改造者三:沙里◆罪名:偷窃◆刑罚:1年2两个月29岁沙里指出,他曾因偷窃被送进改造中心18个月后,出狱后仍不知悔改,再度因为偷窃摩多而被送到改造中心,现在回想起来,他真的后悔不已。他说,他今次被判1年2个月,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选择不要,并且也不会再与损友为伍,断送自己的宝贵自由。“我以后一定要小心选择朋友。”出狱好好做人改过自新◆改造者四:阿米◆罪名:拥毒及贩毒◆刑罚:8年加鞭笞10下46岁阿米指出,他因为想要赚快钱才会碰毒品,如今他已经改过自新,并承诺出狱后要好好做人。“我在改造中心时,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被囚禁,只因为我们享有的自由度真的太多了。”/报导:李明辉‧2011.07.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