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发布时间:2020-07-11

一场国民党自编自导的「换柱、挺住」,你怎幺看这场戏?政治从来不是儿戏,但我们眼看当政者如何操弄台湾未来不禁忧心。这一场临全会大戏你怎幺看?让我们听听作者 Rock Chou 以他的观点拆解脚本。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很难得在週末一跳下床后,没有先看任何国外影集或电影,却花了三个多小时看了《中国国民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临时会议》的 Live「演出」。虽然对于华语国片和纪录片向来兴致不高,但写实与斗争的内容的戏剧,却还蛮喜欢的。这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这数个月来的宫廷大戏,无论是谁编导,在谣言与真实之间、确实充满惊喜,引人伫足。《第19次临全会》,把这齣戏在十月(暂时)推向收视高点!

民主社会的选举,本应是全民所应该关注,尤其是台湾几近是像美国一样的两党制,在越接近大选之际,党派的动向,所牵动的大局关係着未来四年、八年,甚至更久的国情发展。一直以来,我重视选举结果更胜于过程,毕竟过程各党候选人所提政见往往仅供参考。但对这次的总统与立院选举却有截然的感受,原因在于,一旦两党制的国家有一党溃散,制衡将失序,无疑对台湾民主是一种伤害倒退。尤其是像中国国民党如此泱泱大党,104 年来有 96 年由其执政,还有近乎 280 亿的党产尚未追回之前,岂能说倒就倒?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10月17日的《中国国民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临时会议》在国父纪念馆上演的舞台剧,剧名为:《凝聚共识、团结胜选》,事前党中央表示整部戏不接受一般提案与临时动议,唯一讨论议案就是「废止洪秀柱提名」与「总统参选人徵召」。

这是在开玩笑吗?戏前的宣传就这幺直接了当地告诉观众:「我们将做民主社会议程中最不良的示範」。小学生开班会都会有临时动议了,就算进入社会开会有时候得看大老闆脸色没错,但大老闆们好歹还会在会议结束前说一句:「还有什幺要讨论的?」。一个目前仍是国会多数党「全国大会」这般的议程安排,是表率?还是草率?

戏揭幕,会议开始,直接、完全将这场戏推向经典的「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当然,国民党从7月19日就开始一连串的 Dog-whistle,儘管 Dog-whistle 应该是吹得不着痕迹,但这些演员竟然能吹得大家都听得清楚、看得仔细,作法实在粗糙。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他们因为吹得太烂,反而重拾大家兴趣,唤起观众注意,并觉得值得观察。至少,我是。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致词前,大会播放一段「团结抢孤」影片。对这段影片要传达的涵义颇耐人寻味。一群人年轻人于滩边染着一身的「汙泥」,神情无助地不断往着高耸的「孤柱」爬,企图抢下「柱上的国旗」,无奈心有余力不足,一次又一次倒下,爬上这根「柱子」似乎已是不可能的任务。但青年们仍不放弃,从海里继续「拖着孤枝」,同时「翻转大轮」,团结训练,最后终于在夕阳西下之前「爬上柱,抢下旗」。在戏中负责 OS 的吴育昇大声喊着:「背负的不是一个人的胜败,背负的是整个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影片结束。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抢孤」影片中,看似在歌颂抛砖引玉的柱柱姐曾经力挺而出,如今为国民党壮烈牺牲,只好不得已退出参选。实则暗讽洪秀柱民调低落,致使选情低迷的执拗,与和稀泥一般的两岸政见,非但和党中央不一致,更让党出现空前的裂痕。「你背负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胜败,是中国国民党的胜败啊!」所幸有志之士,在密谋之后,愿意共转大轮,一个又一个踩在柱柱姐的肩膀上,换朱立伦上位,以换取团结与胜选!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紧随着马英九之后发言的洪秀柱,不愧曾为人师表,每句话皆引经据典,吊吊书带。从兴中会讲到同盟会,三句不离孙中山总理,虽毫不会讳言地指出党内大老们没有担当(只差没一一点名),以及提出国民党是个失败的党:「成败胜负本是常态,但失去党魂、党德与路线,这个党必将沦亡。」,也再以「五个前提签订两岸和协议」的个人政见,挑战目前国民党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以示其两岸政策路线才是台湾人的共识。(推荐阅读:我的女力时代!洪秀柱:我可以输掉选举,但必须保有真诚)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这齣《凝聚共识、团结胜选》的舞台剧,儘管柱柱姐首当其冲,但也称不上是女一。身为第一个透国民党民主初选,同时也是第一位国民党籍女性总统候选人,在10月17日正式被废止提名前,就算情势不被看好,在部分族群里也有其分量,至少在 719 初选时党内对比式民调有号称台湾奇蹟的 46%,十月初根据台湾指标民调仍有 14.1% 支持度,相当于约 260 万票,甚至高过于亲民党宋楚瑜。姑且不论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柱柱姐在国民党内她确实称不上一个权谋之士,当初本是要抛砖引玉,岂料砖真成了玉,秉性「率真」如柱柱,马骑了,乾脆就奔跑吧!

誓言要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最后一刻的洪秀柱说:「场景和人物依旧,但心思已经不同了。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才怪!

被废止不等同失败,别忘再怎幺直率,到底她还是个政治人物,从 80 年代末开始担任了长达 26 年民意代表,同时历任过国民党中央各职干部,她不是政治豺狼虎豹,起码是只狐狸跑不掉,这样的退场着实也令人傻眼。何谓?当你一边疾呼自己被废止的「合理性、正当性、程序合法是有高度争议」,但却又一再表示「身为党员只有被迫接受」、「党可以不要我,但我绝不会放弃党」,最后如壮士断腕般地离开会场,有那幺悲壮,情操超然吗?(推荐阅读:一起走过最好与最坏的时代!洪秀柱的八句温柔宣言)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不,不是你不该忠党爱国,本当是回天乏术,尊严也就不是什幺问题。但「不知道几分钟后,我的身份会不会改变……」这话一出,身为观众的我确实有那一秒钟想吐。因为这句台词让你之后所有的振振有辞都显得矫情。在今日这齣戏里,所有的人的都能矫情,唯独你洪秀柱不行,你可以不提告,不脱党参选,可以继续爱国爱党,但此次的临全会不发一语真都好过你这些发言。

在 OS 吴一边大呼全场起立:「她是我们中国国民党的真心英雄……她的忠言绝不逆耳……」,洪秀柱一边离场,是何其难堪之情事。面子、尊严不重要吗?当然重要!说了这幺多悲愤与如赴死般的谏言后,画面里,我们甚至没看到洪秀柱抬头挺胸走出去,曾经奔驰的小辣椒是很伤心,却不是观众想看到的。曾经挺柱,或依然挺柱的那些人,那些跟你有「共识」的群众,难道也都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吗?

连战甚至在柱柱姐走后还不忘吃她豆腐地说:「虽然她人不在现场,但相信她会去电视」,同时间柱柱姐正在会场外与支持民众互相「秀秀」,两相对照,情何以堪。

演到吴伯雄,伯公上场时,临全会浓厚的斗争氛围稍趋缓和,虽然还是在摸柱柱姐的头,拱柱立伦的位,但至少听得出来一点真心。而那一点与洪秀柱相处的真心话中,倒颇令人有些感动,再反馈到洪秀柱的演出,又是义愤填膺。又是从容就义,相形之下,吴伯雄以幽默的方式给予柱柱姐的肯定,正回到我说的,今日的洪秀柱令人失望。诚如伯公所言,参政之人必受委曲,吴伯雄自己在党内就是败多胜少之人。说实话,除了他仅存的一点有生之年,吴伯雄算是已近结束政治生命。但是时至今日,国民党内重大会议,他仍是被安排坐在第一排。而洪秀柱也近古稀之年,在人生最后的重要一战时刻却提早疲乏,成了政治场上最不被需要的人。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演了一个小时,男一才终于正式上场。完蛋!我真的不了解他想表达什幺啊!朱主席,你到底在演什幺啊?说好今天的剧名是《凝聚共识、团结胜选》,你怎幺劈头就开始批判民进党?开始发表竞选政见?搞错什幺了吧?没错,没错,「为了国家,为了台湾,国民党绝对不能倒!」,但是差点把国民党搞倒的就是你们自己。在凝聚共识的时候,不是提谁是「民粹」的时机吧!此外,身为一个政治家,一天到晚以「民粹」攻击对手,其实是非常愚蠢的。殊不知,「民粹」一词指的是「平民主义」、「公民主义」,是直接述求于民主的。

「距离明年 2016 的总统及立委大选,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们的选情空前低迷,已经到我们不得不勇于面对的时候。」在所有选民看来,不是到只剩三个月的时候才应该勇于面对,身为党的最高领导人,早在九合一选举失败就该好好启动党机制布局,弄到今年7月19日前一天还挑不出总统候选人,搞得许多立委不知道要不要领表,被笑民进党躺着选都能上,最后,你还玩弄柱柱姐,再跟她说:「委屈你了,换我来吧!」

临时会一如事前说过,没有预备会议,议程开始主席团就直接开始了。(摇头)

跳过无聊的十位党代表发言。重头戏来了。重头戏果然是令人觉得妙趣横生。以国民党过去全大会惯例,所有决议皆以鼓掌通过决策。身为代表台湾民主领头羊、台湾人民主流价值的国民党,百年来就是拍拍手代替投票。即便在《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议议事规则》第九条规定:「本会议之表决,以举手方式行之。必要时得用起立或无记名投票方式行之。」完全没提到「鼓掌」,拍拍手是违反议事程序正义的。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所幸议事主席代表林丰正终于「排除万难」,阻挡了提议「不记名投票」,以「举手表决」方式来讨论「废止洪秀柱提名」一案。伟哉,林丰正!中国国民党终于有投票的全代会,但也让临全会一戏进入令人费疑猜的吊诡剧情。

为何「废止洪秀柱提名」他和姚江临说用举手投票就算数,游颢提议不记名投票就得 100 人连署?究竟这是一种另类的施压?还是国民党的确已在短短的两小时内凝聚共识?身为观众,在写影评时,我们也试着用数字来说话看看。此齣在应出席人数上为 1607 人,实际出席人数为 981 人,约为61%;该议案提票时,人数为 891人,约为应出席人数 55%;投票结果 812 人赞成通过。这代表着另一层意义,此次临全会只要再少 178 人,就会流会,在出席人数比例只是在好球带边缘。如果不是柱柱姐太早放弃,动员 178 个党代表不出席,并非不可能。因为出席的 981 人,几乎不可能在这个议案投反对票。就是柱柱姐后来你一直自责的「主张不够清楚,不够明白,对党内沟通不够」的隐性恶果。

秀柱退场搞定,进入下个议题前,临全会又播了一段影片,以一个反诘式的标语:「只要会讲社会共识 你我都可以选总统?」为开头,用来讽刺民进党蔡英文皆以「需要社会共识」为由,卸责其无实际建设性的政见。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我说,国民党的诸君,无怪乎你们文宣部门长期被贻笑能力低落。因为你们搞得我好乱!既然要全党识大体、顾大局,怎幺会拍这个影片呢?

国民党一个总统候选人搞了几个月都搞不定,总于等到柱柱姐出来,结果在离选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时,直接开会废止她的提名。在尚未进入「徵召新候选人」的议题前,连正式提名新候选人都等不及,就想先打对手。没有候选人,候选人尚未有抛出任何实质政见,就急着强攻,这种剧情……想吃饭总得先有饭啊,各位!

是,选举,每个候选人的政见要抢的就是「社会共识」,也就是选民的共鸣度,社会共识本来就是各自表述,谁能唤起人民的共鸣就能得到支持。就算狭义的以「社群意识」(Sense of Community)来论述,只要有一群自然人认同其候选人之政策,通过选罢法规定确认参选资格,「你我都可以选总统!」

唉呀,我真是搞不懂你啊,艾利克朱!你都要正式提名上位了,能不能先试着把会议进行内容顺好再开?不然我和你(选举人与被选举人)怎幺凝聚共识?

接下来插播的数段竞选广告,略过。因为都拍得很烂。相信我,我认识很会拍公务部门广告的公司,需要的话,欢迎国民党部联络我。(工商服务)

「后因选情变化,情势变更,经 10 月 17 日全国代表大会临时代会议通过,废止洪秀柱同志代表本党参选第十四任总统原提名」以此为说明,该戏正式进入最后阶段,直接徵召朱立伦为总统候选人。其中并提到「有关本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难以依提名办法规定之初选程序办理公告、登记、协调、初选……等项作业」。简言之,就是已经来不及了,就你朱立伦上吧!就算朱立伦讲了上百次他不会选(注1)……

此时,林丰正再度提出通过方式。同样以该议案是非常慎重、重要之理由表示:「我建议啊,等一等在表决的时候,是不是我们所有代表大家都起立来支持,不但起立,还要鼓掌,给他赞声,阿ㄋㄟ吼冇后?」

咦?是不是哪里怪怪的?直接起立鼓掌通过?我不得再度称讚,伟哉,林丰正,起立通过并没有违反国民党的议事规则第九条。看来面对连日来外界与媒体对于国民党投票方式的质疑和猜测,国民党找到一个透过「先起立,后鼓掌」的方式解套,连人数都不数,反正议事规则没有明确规定要数人数。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不同于「废止洪秀柱提名案」,又是检录,又是举手,又要数数,「徵召朱立伦案」从宣读到通过,前后仅花 7 分钟即完成,快又有效。

同一议会,两个议程,差别只在一个是废止,一个是徵召,却有不同的投票方式,合理吗?符合程序正义吗?共识凝聚了吗?

就在观众一连串的问号一一冒出时,戏中 OS 吴也开始随之起舞:「我们用最公开、透明、民主程序的方式,我们徵召朱立伦主席代表中国国民党……」。艾利克朱起立致意,OS 吴努力敲边鼓,隐约可见 OS 吴的眼眶泛红,戏要结束了,多洒点狗血了似乎无妨,就算党内仍斗争不断,就算会议废止了洪秀柱的提名,OS 吴依然能说:「我们用行动证明中国国民党大团结,对不对!?(嘶吼)」,「我们用新行动,证明中国国民党是台湾最安定的力量!(感性)」,我不知道此时正在场外的柱柱姐会不会看电视,心会不会更痛?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到这里,咱 Pause 一下,看看台下画面。镜头拉到马朱连吴王身上,最左边的马英九与相邻的朱立伦,面无表情的似乎在面授机宜什幺;最右边的王金平一副事不关己地一边搔着耳朵,一边笑着与吴伯雄聊天;在正中间的连爷爷面容安详、坐姿端正的,好像快睡着了。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OK,继续按下 Play,台上 OS 吴正大骂民进党,说要再唱一次国歌,并骄傲表示国民党最会唱国歌。身为观众,我努力深呼吸,好想求导演赶快 cue  他结束。抢戏过头啦!

最后在中国国民党党主席暨中国国民党第十四任总统候选人暨中华民国新北市市长——朱立伦─长达14分钟的致词中……戏,落幕了!

719 到 1017,为时近三个月,终于在选前剩 90 天,中国国民党终于有了真的总统候选人。但在整个临全会中,我们不难看出,其实党内依然还是有杂音的。就像 OS 吴慷慨激昂地说着,这次的临全会国民党没有给人看笑话,国民党已经不再有纷歧,选情即将开始势如破竹逆转胜……越是不断强调这些,越是在会议大声疾呼,似乎越让人觉得不靠谱。说真格的,整个临全会从充满歉意、悲愤、沉重到整备、不得不为、攻击。所有参与这齣戏的主要角色,皆已定其位,得其所(就算是被逼的),不只是我,社会大众也自会给予评论与评价。唯,必须要说,OS 吴真的演得太 over 了,是此次国民党临全会演员中绝对的败笔。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换柱临全会:被当儿戏唱的政治角力?国民党旧势力依旧

最后,再提一点,此次国民党「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最明显的受害者,无庸置疑的就是洪秀柱女士。原因并非她被除名废止,废止可能早在预料之中。然而在整个党团的运作下,洪秀柱在党有需求时,国民党拍拍手让她站出来,却不断在争议发生,争相走避。前一天拉着她的手,后一天放她冷箭。透过洪秀柱取悦特定群众后,再放大她的部分言论过失,最终国民党天王各个全身而退,洪秀柱反成了製造分裂、无法沟通与选情日益趋下的众矢之的。这种微妙的政治操作手法,对于政党选举是有其作用的,但在道德伦理上,却是相当值得被检视。洪秀柱退场退得难堪,说牺牲太伟大,而国民党的选情又能因换人而加温多少?有待商榷。

第 19 次临全会结束,演员们共同手拉手谢幕。更大的战争与戏码,在这倒数 90 天又会由谁和谁共同担纲演出呢?我很期待下一部新戏上档。

注1─1017临全会结束后,朱立伦在脸书表示:「我想过参选总统吗?当然有!但是去年的时候,党内都希望我一定要竞选连任,守住新北市,我只好打消这个念头……」,白云苍狗,换你如愿了!.

注2─本文引用之话,皆以听打方式,出于全代会各出席人员之原话。

图片出处:皆截图自 中国国民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临时会议 中视新闻 HD直播频道|Taiwan CTV news HD Live

本文写于2015年10月17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