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纱血手」抓脚踝!花莲大学生夜游废军营

发布时间:2020-05-28

「白纱血手」抓脚踝!花莲大学生夜游废军营

※本篇文章内容为投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及民俗说法,请斟酌阅读。

文/命玄

人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也不例外。大家总是看着阴阳道师命玄在办这个、办那个,但是在学艺不精的时候,搞过、经历过什幺连自己都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这次的鬼月特辑,现在说给你听。

人到大五,闲到发慌,总会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来做,而身为一个正常的大学生最重要的是什幺?

夜教、夜游、夜唱?哈!突然发现每一样都将近天亮才睡觉,现在是工作到天亮、以前是玩到天亮,当然有一半都是自找的,喔扯远了,其实夜游是我最不喜欢的一样活动为什幺?因为对我来说,太无聊了⋯⋯当然在我某次跟几个同学、学弟妹一起出门夜游废弃兵营后,我才发现我的自大与傲慢是会害死人的,更是在大学毕业前,将一身功夫练到精进、完成修业。

--

「欸,老玄,你问到了没?」同为同学的老齐在某学长家楼下等着我,同行的还有一男两女的学弟妹。

这天我帮一个认识的学长,他的论文内容是关于废弃兵营的调查,而我主要是帮他确认调查内容里面有没有拍到不该拍的东西,我也顺便向他询问了这个盛传闹鬼兵营的具体地址。

「废话,当然问到了,我们要吃完宵夜再过去还是回来再吃宵夜?毕竟那个地方有点远。」不要怀疑,在花莲有点远真的要骑车骑很久!

当我们到了晚上要探的兵营地点时,我就觉得事情似乎不太对劲,因为在兵营周围,没有半个孤魂野鬼,要不就是都在兵营里,要不就是都被更兇恶的厉鬼给吃了。

但当时的我并没有想那幺多。背着剑拿着求生刀,一马当先的进入军营,另外四个就跟在我的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废弃兵营里面异常的昏暗,五个人同时拿手机当照明,却还是照不清楚前方5公尺以外的路,而地上更是碎石、青苔满地,就这样走了将近10分钟却什幺也没碰到。

「白纱血手」抓脚踝!花莲大学生夜游废军营


▲一路上都没有看见任何鬼,这让命玄觉得有点怪怪的。(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沿路上我们会听到琐碎声跟石头掉落的声音,但也没很在意,就在转过某个转角后,忽然间听到「碰」、「x」的一声,走在最后的老齐滑倒在地上以及两个学妹的巨大尖叫,我迅速回过头,只见方才转角处一个灰绿色的身影闪过。

「欸,你没事吧,摔得不轻欸,妳们是在叫什幺啦!」但我没时间细思,只是赶紧将老齐扶起,下意识的以为是墙上青苔石砖剥落。

原来两个女生是被老齐的摔倒声吓到才尖叫,但是此时我却看到老齐面色铁青的问我。

「欸老玄,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老齐好像在找什幺,一边问、一边好像在找什幺似的,狂盯着我们的脚边。

此时,我也终于感觉到似乎有那幺些不寻常,我是天生阴阳眼,但是从我们进来到现在走了十几分钟,不要说是一只冤魂兵鬼,我就连一只普通的孤魂野鬼都没有看到。

这里却是盛传闹鬼传闻的废弃兵营,瞬间鸡皮疙瘩爬满我的全身,这里不是没有鬼,而是在这里的!都!是!厉!鬼!

我不敢声张,怕会吓坏我的同学、学弟妹,我示意他们这里不太对劲,要他们先行退出,就在转头的时候,一块石头落下直接打到在队伍最末端的学弟头上,连学弟都没来得及喊痛,其中一个学妹,就开始嘶声尖叫了起来!

「有东西!!!」顺着学妹的灯光看过去,离地将近200公分的地方,有一张铁青、枯瘦的男人脸,死巴巴的盯着我们,发现我们也在看着他的时候,他,竟然笑了!更诡异的是,我们全部都看到了!

「干!走!」老齐带队,我压队,大家一起往来时的路冲!

一边冲,我一边唸诵金光神咒,而前面竟然也传来了背诵圣经内容还有心经,更有一个狂唸阿弥陀佛的,最崩坏的当属老齐,一路上髒话没停过,就在快要到出口的时候,一片路旁的芭蕉叶忽然掉下来,把当时已经是惊弓之鸟的老齐吓到直接扑街,脚下一拐,直接跌进门口旁边的小房间里。

房间内全部摆满了残缺的佛饰以及神像,奇怪的笑声伴随着风灌进这房间,这次,是一位女性跟小孩的笑声。两个学妹冲进房间赶紧将老齐再次扶起,老齐抓着两个学妹,飞快的往门口奔去,学弟不小心撞到桌子,「哐噹」一声,铁製的桌子应声而倒,数具神像直接压在学弟身上。

「白纱血手」抓脚踝!花莲大学生夜游废军营


▲突然一只盖着白纱、带有血迹的手抓着学弟的脚踝。(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学弟一边大声鬼叫,一边将身上的神像拨开,就在他要爬起来的那一刻,他忽然又重重摔倒在地上,我往他身后一看,一个盖着白纱、带着血迹的手死死抓着学弟的脚踝,而另一边的的铁桌也摇摇欲坠,就快砸下来了,如果就这样砸下,那更大的神明图及佛像势必会将学弟砸个头破血流。

「不要回头,抓住我的手,跑!」我很清楚知道,这里的厉鬼,显形根本不是难事,我拔剑逆插,定住地上那只手。

才刚刚将学弟拉起来,一个巨大的力量将我往房间内推去,我一个没站稳直接拦腰撞上房间最内部的铁製桌子,「乓哐啷噹」一阵声响。

庆幸我大学有在健身,砸得满身疼痛瘀青却没跌倒,而此时,学弟还在房门口愣愣的看着。

「学长!」学弟看着我。

「看屁啊!跑!」我边吼边跳过满地狼藉,叫学弟快跑。

门口机车旁边的老齐和两个学妹趴在机车旁边旁喘气,其中一个学妹膝盖还磨破了,看来就在刚刚那一下子,果然又摔成一堆了,拉着大家上车,我们就这样急吼吼的离开现场,迅速的回到吉安的慈惠堂请人帮忙。当然,我也避不了挨了众位老大一顿骂

--

我是行走两界,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命玄,也是自这次事件后,我收起那半吊子的心态,专心修行,决定下次有机会,换老子吓死那厉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